我们

IG夺冠造百万富翁引电竞风潮,贫困县40亿建电竞小镇


原创 2018-11-07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电竞1.jpg

没在深夜奋战过英雄联盟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从“不务正业”到政府“座上宾”

英雄联盟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成为电竞爱好者的神殿,其全球观赛人数已经达到40亿人。

这款现象级游戏的第一批80后拥趸们,曾经废寝忘食地在全国各地网吧日夜奋战。时光荏苒,如今他们早已告别青葱岁月,变成了油腻大叔。不过,终于有另一位知名80后大叔把英雄联盟玩儿出了世界冠军,他就是王思聪。当然,说玩儿并不确切,说电子竞技,更对得起这款神游的地位。

11月3日,在2018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上,中国电竞战队IG,推倒对方基地,以3:0战胜FNC,夺得中国第一个英雄联盟顶级赛事的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中国战队在电竞史上创造的最佳成绩。 

而作为IG战队的幕后老板,王思聪是如何带领战队走向冠军宝座的?

时间倒回2011年8月2日凌晨,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自己将强势进入并整合电子竞技行业,收购国内新豪门CCM战队,更名为IG(InvictusGaming)。7年修炼,战队夺得桂冠。除了战队实力不俗,据说还离不开王老板的重金诱惑。有IG战队的粉丝爆料称,如果IG战队取得S8赛季总决赛的冠军,那么王老板将会给他们700万人民币的奖励,也就是每个人都能得到100万人民币的奖励了。再加上官方为冠军准备的总计不低于500万美元的奖金,每个IG队员(包括替补)至少可以获得400万人民币。

有网友戏称,电竞在民间正在被“正名”,这不无道理。

80后玩家已经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发财无望。但新生代90后和00后玩儿家也看到了“正名”的曙光。因为,他们可以像“中国式家长”证明,玩儿游戏不再是不务正业的“坏小孩”,而是一项有希望冲顶世界冠军,一夜之间变成百万富翁的事业。出现在全国各地的无数专业电竞战队,与这一社会观念的转变不无关系。

加速电竞“登堂入室”的,还有政府的态度。 

2016年9月,教育部为电竞正名,新增电竞专业;2017年4月,电竞列入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2017年9月,全国高校电竞专业开始第一批招生;2017年10月,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将电竞正式认定为一项“运动”;2017年11月,“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鸟巢”举行,吸引10万人现场观。

这个变化,与电竞市场蕴含的巨大市场价值有关。根据艾瑞网发布的《2018年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达到了411.1亿元, 2018年达到862.7亿元,两年时间市场规模增长一倍。此外,2017年国内电竞用户相比2016年猛增104.9%,达到了2.6亿人,产业规模和行业生态都在逐步成型。如此大的市场,令各地政府垂涎三尺。

电竞2.jpg

来源:艾瑞咨询

为了分一杯羹,全国范围掀起电竞小镇建设热潮,一些地区甚至将电竞产业视为城市转型的关键钥匙。 

这是一门开起来不错的生意。建设电竞小镇不仅能够弥补电竞赛事发展过程中专业电竞场馆不足的问题,满足电竞赛事的发展需求,还可将电竞小镇作为载体,承载电竞综艺、电竞教育、电竞场馆或电竞影视等线下产业外延。 

自2017年以来,先后已有浙江杭州、重庆忠县、安徽芜湖、江苏太仓、辽宁葫芦岛、山东青岛等地加入建设电竞小镇的行列之中。

市场规模800亿,贫困县投资40亿建电竞小镇

国内多个城市投入重金打造电竞小镇,其中,江苏太仓、河南孟州、重庆忠县三个电竞小镇计划投资额均超过20亿元。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太仓电竞小镇和忠县电竞小镇,这两个小镇基本代表了电竞小镇发展的“两极”。能否获得赛事资源,成为大部分电竞小镇的“生死符” 

2017年4月,太仓市宣布未来5年内将投入25亿元,建设太仓天鹅湖电子竞技特色小镇。截至2018年5月,太仓天镜湖电竞小镇已集聚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电竞企业57家,业务覆盖电竞赛事运营、节目制作、俱乐部运营、主播经纪、游戏开发等领域;入驻电竞俱乐部8家,下属战队近30支,集聚从业人员约1700人。 

目前,太仓已经孕育出龙珠直播、VSPN等一系列电竞品牌,其中VSPN更是在近年内包办了腾讯旗下最火热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成为了国内最具经验的电竞赛事主办方。无论从软件还是硬件来看,目前太仓的电竞小镇都是国内最为成熟的一个。

上海是中国电竞产业的聚集地,正是毗邻上海,给太仓天镜湖电竞小镇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赛事资源。 

另一个大手笔电竞小镇,号称投资达到40亿元,自诞生之日起便受到广泛质疑。 

忠县属于的“市级贫困县”,支柱产业以农业、基础制造业和旅游业为主,当地电竞产业基础为“零”。2017 年 3 月 1 日,忠县和大唐电信签约,投资 40 亿元打造电竞小镇相当于全县当年GDP的1/6。这个小镇承办的最重要赛事,便是2017年底的CMEG总决赛。

据了解,电竞馆是电竞小镇的核心建筑,之外,忠县还将力争在三年内建设“三区六园”,即电竞产 业区、生活配套区、滨江游乐区和赛事园、孵化园、装备园、教育园、实战体验园、科普园。据媒体报道。目前,由忠县政府投资14亿元建设的三峡港湾电竞馆已基本完工,但规划中的电竞学院和电竞孵化园毫无动工迹象。

缺乏产业基础、远离产业聚集区以及交通不便,让赛事缺乏等问题摆在了忠县面前。据了解,原本划为电竞产业区的地块上,依旧有部分企业在从事着传统的制造业务,而拟定于2018年上半年举行的电竞节也已被延期至下半年。

电竞3.jpg

图片来源:中经TMT

有媒体算了一笔账,由于周边缺少配套的商业,因此场馆租赁费几乎成为该项目的唯一收入来源,即便以10万元/天的租赁费用来计算,即使每天向外出租,其14亿元的前期投入回收期也需要至少38年。 

两个小镇,两种命运。本文中的几个案例表明,“重金诱惑”也意味着风险。对政府来说,罔故产业现状、远离“电竞主场”的电竞小镇将面临淘汰的命运,政府在布局上花了大钱,不但不能获得大收益,反而会亏得血本无归。

电竞行业还告诉我们一个事实,王老板麾下的IG战队队员们尽管都成了百万富翁,但对热衷于电竞的发烧友来说,真正有能力有机会拿下世界冠军的是凤毛麟角,概率不会比中百万彩票大。因此,IG战队赢了,并不是你沉迷于电竞游戏,游戏人生的借口。 

电竞有诱惑,“投资”需谨慎。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