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迁安和武安入榜全国百强县,也刷不了河北的存在感


原创 2018-12-06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百强1.png

河北省,无论在经济发展还是媒体关注度上,都没有什么存在感。近年来人们常常提起的京津冀一体化,“冀“的光芒也常常被北京和天津掩盖。就连在网络上肆虐的地域黑都很少能想起河北,喷子们对河北的无感可见一斑。

12月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了《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2018)》暨全国百强县案例报告。毫无悬念,江苏省以25席独霸鳌头,其中榜单前五席均被江苏包揽,昆山再次坐上头把交椅。毫无疑问,这些江苏县(市)又包揽了媒体关注的重点。

有意思的是,河北只有两个县(市)入选百强县,他们是钢铁城市——迁安和武安。其中,迁安还首次进入GDP千元俱乐部,成为全国24个超千亿县(市)的一员。

河北,这个"世界钢铁第一大省",似乎是一个被地图炮抛弃的省份。

凭借燕山、太行两大山脉富集的铁矿资源,河北在战国时代就以冶铁著称。迁安和武安,这两个河北最具竞争力的县市,成为河北面临发展阵痛的缩影。

 “河北武安和迁安, 辽宁本溪和鞍山”。在中学生的地理顺口溜上,提到铁资源代表城市,河北的“双安”就是代表。而此次入选百强榜单的两个河北城市,迁安和武安,名字都带一个“安”字。这两座城市,曾经是河北钢铁业的两个“符号”。

先说说迁安。

进入21世纪,河北钢铁产量就已经突破亿吨,其产量一度占全国一半。联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有意思的排名:全世界钢铁产量排名,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美国第四。可见,唐山在河北钢铁工业中的地位。而迁安铁矿储量丰富,是我国四大铁矿之一,其钢铁产业在唐山的地位一直很重要。

1992年,建源的前身——迁安钢铁总厂,是"举全县之力"建起来的:机关干部集资,副县长兼任厂长。由此起步,迁安成为河北三大县级钢铁基地之一。在钢铁产业的"黄金时代",建源是迁安第二纳税大户。凭借钢铁,让迁安从全省闻名贫困县变成全国百强县。

百强2.png

2013年,迁安市的西面钢铁厂一家连着一家。

(图片来源:网易)

坊间传言,当时钢老板用尼龙袋拎着现金买豪车,销售员态度不好,就连4S店一起买下来。

2001年7月,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在“要首钢还是要首都”的环境压力下,这家大型国有钢企开始陆续外迁至秦皇岛、迁安和曹妃甸。由此,首钢以及承接首钢的迁安,客观上成了日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先行者。但这样的先行,也伴随着痛苦。

在河北南部的武安市,是隶属河北省邯郸市的县级市,铁矿石储量5.5亿吨, 古出产铁矿,汉代49处铁官之一,境内至今保留着汉、宋和元时期的冶铁遗址。储量丰富的铁矿石,加上邻近山西丰富的煤炭,为武安钢铁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供给。1958年,武安就成为了河北省首个“千吨钢”红旗县。

但是,2012年,国际钢价急速下跌,让两地钢铁企业一夜回到上世纪90年代。几年前吨钢利润能买一部手机,突然只能买白菜了。

河北钢铁行业也被贴上了"高污染、高能耗、低效益"的标签。京津冀地区的雾霾一起,钢铁更成众矢之的。自2013年9月国家颁布大气污染行动计划以来,河北省展开了规模浩大的大气污染治理运动,钢铁行业是主要的对象。此时,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日趋加重,也给河北钢铁业戴上了"紧箍咒"。

迁安建源的倒下,源于环保压力。想排放达标,必须上脱硫、除尘设备,但六七千万元投资是建源无法承受的,最终在河北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集中行动中被拆除。在另一个钢铁基地武安,运丰钢铁因资金链断裂停产。重启生产需要5000万元,但这个固定资产几十亿的企业,连这点“小钱”也拿不出,几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可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这充分反映出河北钢铁产业曾经面临的困境。

国务院要求,到2017年底全国压减8000万吨钢铁产能,其中6000万吨落在河北,这相当于2014年德、法两国的粗钢产量。从2013年开始,河北实施了压减钢铁、水泥、煤炭、玻璃产能的“6643”工程,其中最为关键一项就是要用5年时间分别压减钢、铁产能6000万吨。如果四大行业全部压减到位,影响106万人从业。过去五年,仅仅“冶炼重镇”武安就压减钢铁产能1767万吨,相当于490艘辽宁舰的钢材重量。

这给对钢铁依赖的河北经济以重创。2014年河北GDP增长6.5%,全国倒数第三。增速之低,为三十多年来罕见。到2017年,压减钢铁直接、间接影响税收500多亿元。

截至2017年底,河北全省钢铁冶炼厂点由148个减至87个,企业由123家减至67家,共压减退出炼钢产能7192万吨、炼铁产能6508万吨。河北超额完成了任务。

百强3.jpg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压产还是治污,河北执行的标准都严于国标。目前,河北钢铁已不存在"落后产能"。但河北要摆脱对钢铁的依赖,走上多元化发展之路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对于迁安和武安,如何摆脱资源依赖,避免城市“灯残油尽”的问题,绝对是一个艰难的课题。


评论

点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