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这份由官方公布的有关中国流动人口的数据报告信息量太大了


原创 2018-12-27 创邑icity 创邑icity 0

流动1.jpg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近日发布《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报告》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人口流动迁移的历程,对流动人口在新时代的新特征、新趋势进行了分析。

同时,《报告》基于近年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组织的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数据,围绕主要城市群流动人口发展状况,流动人口及留守儿童卫生健康、稳定居留与返迁状况等方面,形成了相关研究成果。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人口计生委)从2010年开始组织全国范围的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每年发布年度流动人口发展报告,《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已连续出版9年。

我国流动人口政策调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84~2002年,逐步放开阶段。1984年开始,允许农民进入县城以下的城镇、集镇务工经商,公民身份管理和粮食供给体制的改革也方便了人口流动。20世纪90年代后,流动人口数量快速增长。在这个阶段,人口流动政策有一定程度的放宽,但程度十分有限,且主要由中央政府自上而下推动,地方政府对于支持人口流动的积极性不高。

第二阶段:2003~2012年,公平理念的提出及贯彻阶段。进入21世纪,公平对待流动人口的理念在这一时期被提出并加以贯彻,相关政策发生了一系列重要的变化。2006年,第一个关于农民工问题的系统性文件《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出台,提出“公平对待、一视同仁”的基本原则。2012年5月,《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印发,流动人口享受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有了制度保障。

第三阶段:2012年以来,全面推进市民化阶段。中央提出“加快改革户籍制度,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2014年3月,《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年-2020年)》印发。随后《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印发,解决流动人口问题的政策框架越发清晰,流动人口的获得感、幸福感日益增强。进一步强调破除阻碍人口流动的壁垒,促进市民化的发展,特别要求“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

我国流动人口规模开始进入调整期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流动人口规模的变动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是80年代初期至90年代初期,随着《关于农民进入集镇落户问题的通知》的发布,国家放宽了对农村人口进入中小城镇就业生活的限制,促进了农村人口的乡城转移,我国流动人口规模从1982年的657万人增加至1990年的2135万人,年均增长约7%。

第二个阶段是1990~2010年,流动人口规模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从1990年的2135万人增加至2010年的22143万人,年均增长约12%。

第三个阶段是2010年以来至今,这段时期相对缓和,2010~2015年的流动人口增长速度明显下降,年均增长约2%。

从2015年开始,流动人口规模发展出现新的变化。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从此前的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201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全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7亿人,比2014年下降了约600万人;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比2015年份减少了171万人,2017年继续减少了82万人。

这份由官方公布的有关中国流动人口的数据报告信息量太大了

图1 1982-2017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单位:百万人,%)

人口流动促进了人口红利的实现

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人口从低效率产业向高效率产业、从低工资就业岗位向更高工资就业岗位转移,在微观上增进了抚养家庭的能力,在宏观上促进了社会财富的积累。

从产业配置的角度来看,人口从农业向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转移有利于产业结构的优化,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从而有利于释放人口红利。1978年第一、二、三产业人均创造产值比例为1:7:5,而从业人员的比例为5:1:1。2017年年末,全国农民工总量达2.9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7亿人。许多农民工在城市从事第二和第三产业。2016年,第一、二、三产业人均创造产值比例约为1:5:4,从业人员的比例为1:1:1.6,从业人员结构比1978年有明显改善,极大提高了整个社会的劳动生产率。


这份由官方公布的有关中国流动人口的数据报告信息量太大了




这份由官方公布的有关中国流动人口的数据报告信息量太大了

图2 1978年、2016年就业结构及人均生产总值情况(%,元)

从资源区域配置的角度看,人口从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地区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地区流动有利于区域产业协同发展,从而促进经济增长。人口从中西部向东部地区流动,能够充分发挥资本密集型或者技术密集型产业对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从而促进经济发展。

最近几年,我国劳动力,尤其是农民工有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回流的现象,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源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劳动力伴随产业流动的过程也将会再次优化人力资本在区域间的配置,从而提高劳动生产力。

老年流动人口数量持续增长

老年流动人口规模在2000年以后增长较快,从2000年的503万人增加至2015年的1304万人,年均增长6.6%。全国流动人口中老年流动人口的比例在2000~2015年间有小幅增加,2000年为4.9%,2015年为5.3%。

流动儿童的快速增长始于20世纪90年代,从1990年的459万人增加至2000年的1982万人,增加了3倍以上;2000~2010年继续快速增加,2010年增加至3581万人,增幅高达40%以上,全国儿童中流动儿童的占比上升至12.8%。2015年的人口抽样调查结果表明流动儿童规模较2010年下降了155万人,降幅为4%,但全国儿童中流动儿童的占比基本保持不变。


这份由官方公布的有关中国流动人口的数据报告信息量太大了

图3 2000、2015年流动老人、儿童人口规模(万人)

珠三角省际流动最多

《报告》关于“五大城市群流动人口发展研究”指出,在未来一段时期,以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长江中游和成渝城市群为代表的五大城市群仍将是我国流动人口的主要集聚区和城镇化的主战场。

各城市群流动人口的地域来源呈现不同特征。其中,珠三角的省际流动比例最高,2000年和2010年省际流动人口占总体的65.31%和64.43%。长三角城市群则从县内流动和省际流动并重到以省际流动为主。2010年省际流动人口已经达到了53.25%。

京津冀城市群是从县内流动为主到省际流动为主。2010年京津冀城市群流动人口中县内流动占比达到了52.8%,省际流动仅为35.31%。但到2010年,两者占比分别为29.23%和48.18%。

相比之下,长江中游城市群,以县内流动为主,成渝城市群则是从县内流动为主到省内跨县流动为主。这也说明,相比沿海三大城市群,长江中游和成渝城市群的流动人口主要来自本省居多,来自外省流入的相对较少。

各城市群省际流动人口主要来源地包括两类:一是河南、安徽和四川等劳动力大省。在沿海三大城市群,上述省份均是主要的流动人口来源地;其次就是周边省份,比如湖南与珠三角,安徽与长三角等。

依然保持向中心城市集聚态势

从城市群的不同圈层分布来看,五大城市群呈现出明显的分野。在珠三角和长三角,中心城市流动人口增速略慢于外围县市。分析原因,其一是中心城市的流动人口基数较大,难以保持快速增长。其二是随着中心城市产业对外转移和外围县市交通条件、投资条件的逐步改善,近年来外围县市对流动人口的吸引力逐步强,靠近上海、广州、深圳等中心城市的县域流动人口增幅较快。

相比之下,京津冀、长江中游和成渝城市群呈现出明显差异。从中心城市、一般城市到外围县市逐步下降,这表明这三大城市群中,流动人口依然保持向中心城市集聚的态势,一般城市和外围县市发展较慢,外围县市增幅甚至出现负增长。

从年龄结构上看,各大城市群的流动人口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下。2017年五大城市群流动人口平均年龄从低到高依次是珠三角、长三角、长江中游、京津冀和成渝。新生代流动人口(指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流动人口)已经成为城市群流动人口的主体,各大城市群新生代流动人口均已超过了50%,在珠三角和长三角这一比例甚至超过70%和60%。

京津冀城市群高素质流动人口占比最高

从受教育程度来看,京津冀城市群高素质流动人口占比最高,其次为成渝城市群,接下来依次是长三角、长江中游和珠三角。其中珠三角流动人口中大专及以上的比例仅为16.42%。

从居留时间来看,京津冀城市群流动人口的平均居留时间最长。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流动人口在此居住超过5年,28.09%的流动人口在此拘留超过10年。

其他城市群居留时间超过10年的比例,从高到低依次是长三角城市群24.31%、珠三角城市群19.39%、长江中游城市群18.48%和成渝城市群15.45%。流动人口在城市群地区长期居留成为趋势。

近年来,流动人口的家庭化迁移趋势逐渐增强。分析五大城市群流动人口的家庭规模,珠三角约有8成的流动人口和家人同时迁移,其他城市群该比例高达9成及以上,1人迁移占比较低。

城市群流动人口在流入地长期居留意愿高

城市群流动人口在流入地长期居留的较高。根据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2017年五大城市群流动人口表示“愿意长期居留”占比均达80%以上,但落户意愿和居留意愿相比由一定差距。

各大城市群中,京津冀城市群流动人口落户意愿最高,达到了58.41%,其次是长三角城市群达到43.79%,珠三角城市群41%,成渝城市群33.3%,长江中游城市群为29.47%。

从城市群流动人口的发展趋势来看,长期居留流动人口上升,城市群仍将是未来流动人口的主要聚集地。近年来各城市群县内流动人口比重均有所下降,省内县际流动人口和省际流动人口比重有所上升,表明城市群对流动人口的吸引力不断加强。

未来一段时间,随着城市群地区经济发展要素的进一步集聚,长距离流动人口的比重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来源:卫健委官网、第一财经

作者:林小昭等



评论

点赞 评论